China Wontop International Group Holding Limited

六類公司適合掛牌新三板

  新三版擴容開閘以來,各類企業聞風而動,甚至一些原本在IPO排隊的企業在等待無望的情況下,也將目光投向準入門檻較低的新三板。來自全國股轉系統的消息,截止今年5月底,已經由770多家企業在新三板掛牌,進入5月份以來,平均每天受理掛牌申請在10家左右,排隊家數則超過300家,新三板儼然成為吸引中小企業奔赴資本市場的熱土,掛牌家數年內突破1000家幾無懸念。定向增發是新三板掛牌公司主要融資渠道,2014年以來短短4個半月,新三板掛牌公司已完成37次定向發行,定增金額已達6.1億元,而2013年新三板僅有60次定向增發,融資10.23億元。

  雖然新三板的準入門檻很低,但低門檻不意味著沒門檻,不意味著所有的公司都適合在新三板掛牌。目前,新三板的市場參與者除了掛牌企業,還有監管機構、券商、律師、會計師事務所等中介輔導機構以及個人與機構投資者。對中介輔導機構來說,新三板的掛牌收入并不作為主要,更看重企業掛牌后再融資、轉板、做市交易等后端收入,重點推薦的是那些運作規范、創新創業型、成長性比較好的中小企業。對于新三板市場的投資人而言,那些發展前景良好、市場潛力大、盈利能力強的創新型企業自然倍受青睞。因此,企業在新三板掛牌,必須結合企業自身的發展戰略規劃,深刻認知新三板的特點和市場地位,才能真正發揮新三板的掛牌價值。

  從目前新三板市場的特點看,除滿足新三板掛牌的最基本要求外,以下六類企業適宜在新三板掛牌:

  第一類:

  技術含量高,處于初創期的企業

  高科技企業在成長過程中往往伴隨著高風險,很多諸如生物醫藥、互聯網、信息技術等行業的企業,初創期是不賺錢的,沒有資金支持往往就夭折了,這類企業通過掛牌新三板,能通過定向增資募集到擴產所需的資金,從而進一步打開公司的經營局面,實現盈利。如果條件較好的企業,還能通過新三板的公眾平臺,吸引更多創投資金的眼光,為后續發展打下堅實的根基。

  北京諾思蘭德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典型的代表,2009年登陸新三板時,該公司僅15名員工,尚處于生物工程新藥的研發階段,尚未盈利的諾斯蘭德以21元的高價定向發行股票,受到創投私募機構哄搶,發行189.20萬股募集資金約4000萬元。時隔兩年后,諾斯蘭德于今年6月份再次啟動定向融資,擬發行723萬股(含)融資額不超過7,230萬元(含)。而2013年該公司營業收入僅185萬元,同比下降63.7%,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虧損達1573萬元。在諾思蘭德董事長許松山看來,如果沒有登陸新三板,想要融資還需要自己出去找投資人,而且很難融到資金,而現在是投資人主動關注諾思蘭德,踴躍參與增資。

  第二類:

  具備一定盈利能力卻有發展瓶頸的企業

  企業經過初創期后,經歷過三五年的發展,有相對穩定的市場地位,具備一定的盈利能力,面臨良好的市場機遇,企業的發展訴求非常強烈。這種訴求一方面源自資金,一方面源自戰略轉型,而缺少抵押物和擔保品成為企業高速發展道路上的“攔路虎”。

  這類企業掛牌新三板市場后,一方面可以通過定向發行股票、私募債、優先股、可轉債等融資手段募資實現規模化擴張,擴大市場份額,另一方面可以利用新三板掛牌為契機,規范企業內部運作,履行公眾公司信息披露義務,讓公司邁向新的成長階段。如新三板掛牌公司聯飛翔分別于2010年3月、2011年1月通過定向發行募集資金3340萬元、4950萬元,2012年又完成2000萬元私募債發行,累計通過資本市場融資超過1億元,實現了企業的快速擴張。

  第三類:

  未來2-3年有上市計劃的企業

  新三板是經國務院批準,依據證券法設立的全國性證券交易場所,和主板、創業板一樣,同時接受證監會的監管。公司掛牌后,能提前規范公司的財務、業務、公司治理等問題,在充分披露信息的基礎上,擇機轉板。另一方面,掛牌后公司成為公眾公司,財務數據和經營狀況更早暴露在媒體和公眾面前,有利于公司樹立陽光、透明的公眾公司形象,給未來成功上市贏取印象分。

  截止今年5月底,IPO排隊家數已經達666家,按每周主板和創業板各兩家合計4家上會的審核速度測算,全部存量IPO公司審核完成需要144周,即需要2.76年。也就是說,最快也需要等到2017年上半年。漫長的等待,使四維傳媒、凱立德、辰光醫療、太湖股份、揚訊科技、樹業環保、普華科技等一些從原擬IPO的公司轉投新三板。今年3月末,證監會也表態,為免因在審時間過長,給企業正常生產經營造成不必要的負面影響,鼓勵企業通過新三板掛牌、境外上市等其他方式融資發展。2013年12月國務院頒布的《關于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有關問題的決定》 (國發〔2013〕49號文)則明確提出在全國股份轉讓系統掛牌的公司,達到股票上市條件的,可以直接向證券交易所申請上市交易。

  第四類:

  受IPO政策限定暫時難以上市的企業

  相對主板和創業板市場,新三板的包容性更大,對于一些發展較為穩定,也具有較強的盈利能力,但由于行業屬性等原因,如擔保公司、城商行、小貸公司、PE管理機構等,受IPO政策限定暫時難以上市,但又希望借助資本市場的平臺,需要提高產品品牌、影響力和知名度的企業,掛牌新三板可以謀求進一步發展的機會。

  如作為本土首家登陸新三板和首家踏足資本市場的私募股權公司九鼎投資,一掛牌便賺足了資本圈的眼球,極具有品牌宣傳效應。有市場人士說,“九鼎通過掛牌新三板,無異于在資本市場投下一枚重磅炸彈,等于不掏錢做了一場免費的廣告。”繼九鼎投資之后,此前對新三板紛紛“隔岸觀火”的PE機構紛紛按捺不住,國內另一家知名投資機構中科招商也宣布年內掛牌新三板。

  第五類:尋求并購和被并購機會的企業

  美國著名經濟學家斯蒂格勒評價美國企業的成長路徑時說:“沒有一個美國大公司不是通過某種程度、某種形式的兼并成長起來的,幾乎沒有一家公司主要是靠內部擴張成長起來的。”美國企業的成長歷史,實際上也是并購的歷史。隨著國內經濟的發展和產業升級轉型,兼并收購和產業整合的新浪潮已經不可避免。企業除了迅速增強自身的市場競爭力外,還可以通過并購重組實現業務驅動的外延擴張或攀附上市公司實現曲線上市,而新三板公司經過掛牌輔導后,企業治理結構、財務規范程度都比普通企業要好,并購重組耗費成本低很多。作為配套措施,證監會出臺的《非上市公眾公司收購管理辦法》和《非上市公眾公司重大資產重組管理辦法》兩個征求意見稿已在征集尾聲,相關細則不久將發布。從今年年初至5月底,新冠億碳、久日化學、指南針、藍天環保及中訊四方五家掛牌公司因重大資產重組申請暫停、恢復轉讓,而瑞翼信息則是直接申請終止掛牌,其股東將其手中51%股權換為A股上市公司通鼎光電發行的733萬余股股份。

  第六類:

  尚未盈利的互聯網企業

  證監會主席肖剛在最新刊發的《清華金融評論》中撰文闡釋“如何健全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時提到,改革創業板制度,適當降低財務標準的準入門檻,建立再融資機制。在創業板建立專門層次,允許尚未盈利但符合一定條件的互聯網和科技創新企業在創業板發行上市。今年6月,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張曉軍在新聞發布會上也表示,證監會研究在創業板建立單獨層次,支持尚未盈利的互聯網和高新技術企業在新三板掛牌一年后到創業板上市。由于A股估值總體比境外高,這對互聯網企業來說是重大利好,更多互聯網企業可以通過新三板掛牌在境內上市,獲得較高的估值,而投資機構也多了個退出通道。目前,中搜網絡、首都在線、億房信息、萊富特佰、工控網、三網科技、行悅股份、網蟲股份等互聯網公司已捷足先登,率先在新三板掛牌。借助多重利好,三網科技擬以12.12元/股價格定增約132萬股共募資約1600萬。值得關注的是,股票發行之后攤薄的靜態市盈率高190.53倍。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要健全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隨著《證券法》的修改、股票發行注冊制的改革以及“做市商”制度推行,我國的資本市場未來將迎來更好的發展機遇,新三板作為我國多層次資本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在中國經濟轉型和創新驅動的背景下,將展現出不可替代的戰略價值,其發展前景值得期待。

11选5选号技巧